不累積的社會林懷民《高處眼亮》傳承夢想

  • 2010-10-21
  • 中國時報
  • 【汪宜儒/台北報導】
  •  

         「台灣是一個不累積的社會,習慣跟著流行,沒有傳承累積。我感覺社會上大家都在尋找一種生命的價值,在花花綠綠、吵吵鬧鬧中,需要點不一樣的。」林懷民說:「社會上應該有些東西讓年輕人知道何謂『累積』,也告訴他們,現在頭髮白的那些人,也年輕過、也作夢,大家要勇敢作夢。」

         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的新編文集《高處眼亮》出版,集結了林懷民近四十年來的新舊文章,這廂感性地娓娓道來,那廂又冷靜地自問自答,內容從藝術、生活到傳承、文化,全是他創辦經營舞團的所得所感。

         寫小說、學新聞,從文字起家的林懷民,自從創了雲門就停筆。他坦承,為了編舞,他用了廿年的時間去洗掉文字的牽掛,不讓文字的概念去界定甚至限制了舞蹈肢體的可能。「與此並行發展的是,我不會寫文章了,好容易坐定,總是找不到字。一篇短短的自序竟然纏綿了兩個禮拜。」

         《高處眼亮》十月初出版,如今已經二刷。才從墨西哥帶著舞團巡演返台的林懷民,驚訝之中也帶著些感觸。林懷民說,自序裡他「危言聳聽」著這是個「連侯孝賢也快成為大多新世代的陌生人」的年代。

         「但我很願意藉著這本書,重複宣唱一些古人的名字,描繪他們的風範。好像《薪傳》吟唱陳達的〈思想起〉,《白蛇傳》舞台矗立楊英風的雕塑。」他說:「如果幸運的話,也觸動了某個容易執迷的年輕人,引發他異想天開的憧憬。」

         書中可以見到林懷民創立雲門以來的心路歷程,曾經積極勃發,也曾逃避現實。還談到現代舞大師瑪莎.葛蘭姆、前外交部長葉公超、戲劇學者俞大綱對他的影響。

         在〈館前路四十號〉中,林懷民說:「在台灣經營表演團體,難。在七、八○年代,真的只有一個字,苦。」他談到,俞大綱當年總以「剛好多了一張票」為由,帶他看京劇、替他講解背後的文化意涵,俞大綱更在雲門的作品受到質疑時,撰文評析雲門舞作並表達肯定。

         一夜在俞大綱家書房,林懷民忍不住就說想把舞團解散。溫雅和悅的俞大綱收斂起笑顏,鼓勵林懷民:「你這麼年輕,只要做下去,就一定看得到結果。我年紀一大把,身體也不好,看不到那天了,還是願意盡我的力量來鼓舞你們!」後來俞大綱直接拍桌怒斥:「不許你解散!」

         在名為〈擦肩而過〉的文章裡,林懷民記錄他從社會大眾身上接受到的「堅持」勇氣。曾有位十歲小朋友,擔任演出志工,硬是舉著童軍棍將林懷民擋在化妝室外,原因是「你身上沒配戴工作證。」還有位胖婦人,在雨中的社區公演出現,捏著三千塊要給舞者夜宵。她說:「一直在報上看到你們打拚的消息…,今天你們來我們這裡表演,說什麼也要把雜貨店關掉來給你們加油,我看你們都太瘦了。」

         林懷民說,他記住那些不知姓名的臉孔,在洩氣喪志的時候,拭亮他們的影像來喚醒自己,而重新找到面對現實的力量。

         他說,這本書代表了一個人的人格品味,對某些事的渴望與浪漫憧憬,從一而終,且還繼續做著,「那就給同樣有浪漫胸懷的人看吧!」

    創作者介紹
    創作者 ypl 的頭像
    ypl

    山中的海

    yp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